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希尔瓦娜斯的乳房

希尔瓦娜斯的乳房

哒,哒,哒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由远及近。已经跪了半晌的你迷迷糊糊的头脑猛地一惊,赶紧调整好自己的跪姿,脑袋深深地低下去,不敢乱动一下。

  很快,脚步声就到了你身边,来者从你身边绕过,走到了你的面前。一阵冰冷的沉默悬在空气中,令你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做出什么冒犯之举。

  来者终于开口了。「起来,看着我。」你闻言猛地一哆嗦,不敢怠慢,立刻抬起身来,看向对方,没想到这一看就让你失了神。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幽暗城的女王,新晋部落酋长,此时正站在你面前,脸上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表情。虽然已经是亡灵之躯,她那令人惊叹的美貌却没有丝毫减少。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肩头,四肢修长而又肌肉饱满,柔美的身体曲线蕴含着力量感,这是战士的身体。然而你的眼睛只盯着她身体的一个部分——希尔瓦娜斯女王那肥大丰满的双乳。

  作为幽暗城的一名仆役,你也曾瞥过女王的圣容几次过,然而距离都很远,而且都是匆匆一瞥后便赶紧移开了视线。毕竟像你这样的男性仆役若是对女王长时间注视,很可能会被认为是有非分之想,因此而受到严厉惩罚的不在少数。

  然而此时此刻,希女王就站在你身前,离你仅仅一步之遥,她那高耸的乳房仿佛都要碰到你的鼻尖了。希女王身着她最常穿的那身铠甲,胸甲仅仅遮住了乳头以及乳房的下半部分,一对巨乳的上半部分就那么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中,深深的乳沟仿佛勾人魂魄的深渊,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看够了没有?」希尔瓦娜斯冷冰冰地说道。你闻言猛地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直勾勾地盯着女王的那对巨乳看了半晌,后背顿时冒出一片冷汗。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你赶紧低下头谢罪,浑身颤抖不停。这种无礼之极的冒犯恐怕不是关几个月的禁闭就能抵的了罪了。

  「我让你低下头了吗?赶紧给我把头抬起来,我让你看着我!」女王的声音几乎不带怒意,但仍然让你汗毛倒竖。没办法,你只得再度抬起头,这一次尽量不去看希女王的那对巨乳,然而这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那对美好的乳房时时刻刻都在向世界尽情展示着自己那动人心魄的魅力,仿佛在挑逗着人们尽情地抓住它,让那滑腻柔软的乳肉在指间搓揉成种种形状。

  「喜欢看我的奶子吗?」希女王似笑非笑地发问。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希女王在问我自己喜不喜欢看她的乳房?尽管震惊不已,你还是飞快而诚实地猛烈点点头。

  希女王的嘴角不经意地上扬了一下。「很好,因为今天你可以看个够。」你还没反应过来,希女王的双手便伸到了背后。几秒种后她便解开了带子,胸甲随之落到地上,终于露出了下面那对惊人的巨乳。

  你的脑子仿佛「嗡」的一声,接着便化作一片空白。视野里什么也没有,只剩下那对无与伦比的巨大乳房。圆润饱满的巨乳油光闪亮,乳峰如同男人勃起的大鸡巴一样傲然挺立着,宣告着自己在性方面的霸主地位。深黑色的巨大乳晕中心,是肿胀肥大的巨型乳头,乳尖还带着些许不知为何的白色液滴。

  你的舌头如同砂纸一般干燥,完全说不出一个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连眨都不眨。你的鸡巴早已在裤裆硬的不行,怒吼着要冲破牢笼,要狠狠地在眼前这对大肉球上宣泄淫欲。

  「我吸引到你的注意力了?」你点点头,但视线仍牢牢锁定着希女王的乳房。

  「很好,那就给我听好了。一般来说,这对大奶子每天都会产出好几夸脱的乳汁,必须每天花一小时挤奶才能保证奶子不被撑坏。

  但最近两个星期我一直公务缠身,实在找不出时间来挤,奶汁便一直积压在我的乳房里。而昨天牛头人部落的特使又来访,点名要干我这对大奶子。为了维持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我只好任由那十几根粗大骚臭的牛屌在我的大乳头里轮流抽插了七八个小时,最后他们一个个都在我的乳房里射出了一股股浓精。「希女王做了个鬼脸,当然你没看见——你的注意力全在她的奶子上了-「其中有几个常年野外修行的牛头人德鲁伊,胯下的大肥牛屌十几年都没射过,也没清洗过,积攒了十几年的腥臭精液和包皮污垢都一起射到我奶子里了。

  当时我忙着招待他们,也没来得及处理,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想把积攒了两个星期的浓厚奶汁连同昨天留下的精液一同挤出来时,却发现我怎么挤也挤不出一滴奶来。」希女王看看仍然目不转睛瞪着她巨乳的你。「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你茫然地摇摇头。「小人不知道。」

  「我乳房里那些积蓄了整整两个星期的乳汁早已经发酵成半流质状的酸奶了,本来要挤出来就得费不少功夫,再加上昨天牛头人射进去的那些浓厚精液,彻底粘住了我乳头内的输奶道。所以尽管这对大奶子早已被乳汁和精液撑的鼓胀到了极限,却还是一滴奶都流不出来。我必须先把输奶道清理一下,这样才能顺利地挤出奶来。说到这里,你应该已经猜到我为什么要把你叫来了吧?」你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些猜测,但实在不敢说出口,于是只能回答道:「小人不知,还请女王明示。」

  希女王指了指你那早已支起帐篷裤裆。「当然是用你这根贱鸡巴插进我的大奶头里,用你的肉棒给我好好疏通一下输奶道。我说的够清楚了吧?」「是!小人一定遵命!」你激动的不能自已,赶紧连向希女王磕了十几个头,裤裆里的鸡巴也兴奋的一抖一抖。自己竟然能把鸡巴插进希女王那对性感的巨乳里,这简直是你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然而就在眼前发生了。

  看着你那性奋不已的样子,希女王冷冷笑了笑。「事先警告你,你到时可不要爽过头了。我那对奶子里现在已经撑到不能再满了液压早已升到不知多少,你的鸡巴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被乳汁和精液的液流给冲的够呛。如果我是你,我可会额外小心些许。」女王边说边坐到了身后的一张椅子上,招招手示意你走过去。

  你立马几步小跑了过去,勃起的大鸡巴在裤裆里晃来荡去,女王看了不禁捂住嘴轻轻笑了笑。很快,你便来到了女王身前,阴茎正好和她的乳房在同一水平面上。 -女王扬扬眉毛,双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还等什么?难道要等你的女王来亲自伺候你吗?」

  「小人不敢。」你闻言忙道,接着飞快地扒下了裤子。立马,你胯下那根涨的发痛,青筋暴起的大屌便暴露在了女王的面前。你一只手扶起鸡巴,再度看了女王一眼,得到了后者肯定的点头后,便用另一只手扶起她肿胀的肥奶头,颤抖着把鸡巴插了进去。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然而在龟头接触到女王的大奶头的瞬间,突然爆发的快感还是让你从咬紧的牙关间闷哼出声。女王妩媚地看看你,玉手妖娆地玩弄着发丝,用眼神鼓励你继续。你点点头,再度咬住牙,将鸡巴缓缓地往里送去。

  爽,爽,爽。一波一波,白炽化的快感从你的鸡巴中如同洪潮一样袭来,冲击着你的近乎融化的大脑。希女王那紧致的乳穴死死地吸住了你可怜的鸡巴,你阴茎上的每一寸敏感的皮肤,每一根暴起的血管,都被希尔瓦娜斯那富有弹性的乳肉死死地包裹住。希女王说的没错,她的输奶管的确被堵的死死的,你插进去的鸡巴早已被先前牛头人射进去的浓稠精液所覆盖,在你抽动腰肢的时候发出湿润的噗啾噗啾声,大奶头与你鸡巴接触的地方冒出了一股股乳白色的泡沫。

  每抽插一次,你都能感觉到鸡巴更往输奶道里面顶了一些,而随着堵塞的输奶道一点点被你的肉棒所疏通,你的龟头感受到的阻力也越来越大,乳肉肆无忌惮地挤压着你的龟头,让你的鸡巴在近乎折磨的绝顶快感中痉挛般的抽搐,你感觉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你死死咬住牙关,拼命地扭动着腰肢,双手早已无所顾忌,用力的抓住希女王的大奶子前后推送着,乳肉在你的手中都被挤压的变形了。希女王一边享受着你肉棒和双手对她奶子的服务,一边带着玩味的表情欣赏着你被快感所扭曲的面容,仿佛已经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终于,随着你的最后一下冲刺,你的鸡巴终于彻底顶穿了输奶管。瞬时,你肿胀不堪的大龟头便被压力极高的精液与乳汁混合液体给包裹住了,这突如其来的快感差点就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你拼命咬紧牙关,才控制自己没有当场在女王的大奶子里射出来。

  虽然希女王允许了你的鸡巴插进她的奶子,但她可半个字也没提过允许你在里面射精的事。希女王感觉到了你的成功,长长呼出一口气。「干得不错。现在,把你的鸡巴抽出来,接着疏通剩下的那个奶子。速度快点,我可不想错过今天上午的作战会议。」

  听到女王的命令,你忙不迭地就要把鸡巴往外抽。事实证明,这是个致命的错误。在你的龟头退回输奶管的一瞬间,早已在女王的大奶子里膨胀不堪的乳汁和精液刹那间如高压水枪般冲进了如今已经被鸡巴疏通了的输奶管,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你彻底越过了精关,随着一声绝望的哀嚎,你的睾丸一跳一跳,鸡巴在痉挛中射精了。

  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内。就在你的马眼被射出精液顶开的一瞬间,输奶管内的高压乳汁与精液找到了压力宣泄口,顿时顺着你的输精管如子弹一般向里涌入,你的精液还没有射出,就被女王乳房内的乳液和精液反推着强行挤回了你肿胀不已的睾丸里,紧接着,那憋了足足两个星期,早已又稠又粘的浓厚乳液也随着冲进了你的睾丸,你眼睁睁地看见自己胯下的两个蛋蛋如同吹气球一样疯狂地膨胀起来。

  一起涌入的还有牛头人昨天射进去的极其腥臭粘稠的精液。你在绝顶的高潮快感中不仅一滴精液都没能射出,反而睾丸里被灌满了别人的精液,无与伦比的屈辱与快感让你不禁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呼号。与此同时,终于派出了积攒多时的乳液,让希尔瓦娜斯女王畅快地呻吟起来。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股股精液与乳汁喷涌进你的睾丸和膀胱,希女王大奶子里的液压总算达到了平衡。你虚弱地将肿胀的大鸡巴从女王饱满的乳头中拔出,发出「噗」的一声闷响,一丝粘液挂在你的龟头和女王的乳穴之间。低下头,你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现在涨的有如苹果一般大小的睾丸,里面胀满了别人的精液,感觉都要爆开来一样。

  而你的输精管则遇到了之前女王的输奶管一样的境遇,被粘稠的乳液、精液和龟头垢堵的死死的。鸡巴膨胀到了极限,你感觉血管里流的都不是你自己的血,而是女王的乳液和牛头人的精液。稍微一碰,无比的快感与涨痛感便传遍全身,让你不禁闷哼一声。

  女王扬了扬眉毛。「还等什么?」她指了指自己另一边的大奶子。「动作快点,我还要赶时间。」她指了指自己另一边的大奶子。「动作快点,我还要赶时间。」而这时希尔瓦娜斯脑袋一昏,感觉眼前模糊。「你……你做了什么?」「你怎么了大人?」我惶恐不安,悄悄地施展了法术来驱散刚才的事情,我的下面全都恢复了正常。好在希尔瓦娜斯此时已经沉浸在虚弱的痛苦之中,没有关注到这些小事。

  「难道……是了,一定是这样。」希尔瓦娜斯有些虚弱地捂着头。最近她有些纵欲过度了,每一天都有无数人上过她的身体,干过肛门操过小穴,日过小嘴。

  而乳头一只普通一只膨胀也让虚弱的希尔瓦娜斯有些神智不清,在她的意识中,只有「下人」和「做爱做的事情的下人」两种。而此时的我显然慢慢的成为了后者。

  我站了起来,单手抚上了希尔瓦娜斯膨胀的那只巨乳。在我的法术下,虚弱的希尔瓦娜斯根本无法抵抗地沉迷了,而巨乳也恢复了原样。

  「主人,操操我吧……」希尔瓦娜斯此时正跪在地上,双眼迷离地看着我。

  此时在她的意识中是别人在说这话。而她才是高高在上的那个-「给我舔。」我指着傲然挺立的鸡巴。希尔瓦娜斯毫不犹豫地一口吞进,用一只手抚着鸡巴的根部,小嘴和小手都快速地帮我撸着。我也猛的挺身,长长的鸡巴插入了她的喉咙。「唔唔……不要停……」希尔瓦娜斯眼神有些迷离,在她眼神中她正在鞭打着自己的下人。而她的小手却更快地帮我撸了,小嘴也努力地想要前后摆动,只是喉咙被我插太深了。我抱着她的头颅,腰部猛烈前后抽插。

  「唔唔……嗯嗯……」希尔瓦娜斯秀发摇曳,双目紧紧闭着,嘴里不断地喷出白色的液体。其中有我的精液也有她的唾液。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此刻她的小手仍在快速地帮我撸着。「爽!」我一个深喉,狠狠地,完全插进去。希尔瓦娜斯此时翻着白眼,小手忍不住地颤抖着。紧接着,大量乳白色的液体从她小嘴里流了出来。喷溅地满地都是。更值得一提的是,也许是宫廷药剂师的功劳(也是为了他们自己插的更爽),希尔瓦娜斯的小内内已经湿透了,淫水不断流到地上。飞流直下三千尺。

  「听说了吗?希尔瓦娜斯女王不见了。」听着外面守卫的声音,我笑了。此时无论联盟和部落都在疯狂地找着这个公交车,没错联盟的将领们也都上过她无数次了。甚至有一次联盟为了羞辱部落,还让门口站岗的小兵来干她。而希尔瓦娜斯为了部落,也只能忍气吞声。额,也许不止一次?也许是好几,甚至十几个小兵轮着来的?-谁也不可能想的到,此时希尔瓦娜斯就在我的房间。没人会蠢到去搜索一个仆役的房间的。希尔瓦娜斯正双手被高高吊起,双腿跪地,微低的脑袋,脸上满是我的精液。秀气的小嘴里面,不断往下流着白色的精液。而小穴和后庭就更不用说了。一个本来就已经被操烂的小穴,此时外面已经被干的完全看不出这还是小穴了。只是毕竟是希尔瓦娜斯,小穴里面仍旧紧致的很。而后庭更是被我多次光顾,此时鲜血混杂着精液,不住下流。而希尔瓦娜斯一双向后弯曲的美腿后面的墙壁上,也已经射满了血液和精液。

  还是要感谢朋友带来的试剂。我满意地点点头,这样会喷出血的母狗才是好母狗。

  续二

  而希尔瓦娜斯一双向后弯曲的美腿后面的墙壁上,也已经射满了血液和精液。

  还是要感谢朋友带来的试剂。我满意地点点头,会喷出血来的母狗才是好母狗。

  只属于我的性奴母狗。

  在希尔瓦娜斯失踪的期间,联盟和部落产生了争执。泰兰德被迫被部落使者*奸,而部落血精灵也派出了十几个血精灵美女去给联盟高层轮番口交。很快部落首领就再次选出来了,是一个血精灵美女-「看见没?你的本领一无是处。他们不过是想要一个肉便器罢了。」我削着苹果,翘着二郎腿看着跪地的希尔瓦娜斯。我刚刚讲述了最近发生的事,不过她好像并不在意。「唔,可悲的下人。永远都只是杂役。」她高傲地抬头,「对我来说,这种程度的做爱就只是吃顿饭,上个厕所而已。你那里小的不能再小了。」我沉默,四十多厘米的巨根在艾泽拉斯还真不能算上什么。没看到那些被*奸的人类美女要么死了,要么就变的更加抗操了。更别说万人骑希尔瓦娜斯了。

  「闭嘴,奴隶。」我将苹果塞到她的嘴里,随手撸了几发便射出了精液,浓浓的精液掉落在她的玉乳上。「这就是你的能耐吗?」她还不忘嘲讽。我看着地上的苹果核,不禁笑了笑。希尔瓦娜斯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这是我去朋友那里要来的新药剂。」我举着手中的药剂说道。「又是给我的吗?」希尔瓦娜斯玉体有些颤抖。希尔瓦娜斯已经很久是尸体了,哪怕在她是高等精灵的时候也被无数人操过,可尸体是没有感觉的。而尸体的冷漠让她冲淡了恐惧。直到我拿来了让她流血,让她疼痛的药剂。她真的不想再来了。那是噩梦-「不不不,这个是给我用的。」我将药剂打入了身体里面。「哇……」希尔瓦娜斯一下睁大了眼睛。

  我按着她的头颅,将变大了无数倍的鸡巴不断在她嘴里抽送着。此时她双手被绳子绑到后面,脑袋微微向上,被我操的不断翻着白眼。

  希尔瓦娜斯有些模糊地说些什么,大概也是叫床吧。我沉默着,将我变大的鸡巴狠狠抽送着,她翻着白眼,依稀看到了我的样子。

  希尔瓦娜斯不断翻着白眼,可这回我怒了,因为我分明听懂了她说什么: 「可悲的爱情。」我将她的头颅垂直90度抬起来,长长的大鸡吧顺着她的喉管插了进去,她跪在地上,而我弯着腰,努力抽送了两下后,我想到了更好的。然后我自己不动了,转变为双手插入她的腋窝,将她的娇躯一上一下地猛烈运送着。

  「噗。噗!」她翻着白眼,喉管里的精液直接喷到了我的脸上。「臭婊子!」我大怒,右手给了她一拳。而弱小虚弱的希尔瓦娜斯竟然就这么晕了过去。我不管不顾,将精液直接射进希尔瓦娜斯的肚子后,我又抚着她的娇躯,将她凡是能奸淫的地方都奸淫了很久。巨乳,腋窝,脊椎……希尔瓦娜斯被我就这么奸淫了千千万万遍。当我发泄结束后,她的娇躯倒在了地上。不过我知道,她一定还会再起来的。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乳房地毯 下一篇:暴露,成就了美艳的肉媚之香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