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省港情事

省港情事

号称东方之珠的香港,在二次大战之後,工商业的急剧飞升,造成地方上的经济畸形发展,是冒险者的乐园,也是投机者的基地。

  赵文康自大陆潜逃到了香港,本拟找寻父亲,继续完成大学课程。

  那知到了香港,父亲却早已离开,据说是来台湾,但却没留地址,在人地生疏之下,以他二十刚出头的年龄,冒险不够资格,投资经验更差,好替人做杂工,希望以半工半读完成学业。

  可是杂工是临时性的,工作时常中断,收入相当的微薄,所以他除了在贫民区租住了一个铺位,勉强维持最起码的生活,但要想积蓄求学的费用,也就相当困难,他壮志难伸之下,时常坐在海滨的石敦上,凝神探思。

  这情形看在一位风姿卓越的少妇眼里,常常思起一片好奇与怜爱之心。

  时常碰面,首先由点首而寒宣,原来这位少妇,名叫何艳秋,是一位将军的姨太太,将军阵亡之後,携带一女来港定居,就在海滨的半山区,购置了一间小洋房,女儿秀媛,前年以遗属身份,申请来台公费留学,现就读XX国立专科学校。

  艳秋在听完文康不幸遭遇之後,芳心里确实万分的同情,就毅然邀请文康搬进家,住在客房里。

  她正徐娘半老,由於驻颜有术,看起来不过比成熟少妇大了一点,自从女儿去了台湾,生活的负担减轻,物质的享受,不虞匮乏,但就是有时觉得空虚和难耐。

  文康搬来以後,无形中就填补了这个空缺,给她的生命,增添不少的光彩。

  文康自幼缺乏营养,来港以後,一直僚倒坎苛,终日出卖劳力,还换不到三顿一宿,几经折磨,所以看起来倒有将近三十的人。

  二人接触一久,情感渐深,艳秋在整个的生活领域,起了极大的变化,要多和文康谈上几句话,心里就觉得舒适了许多,其馀空下来的怀萦惆怅,那就不必说了。

  有时候她们漫步山间,同上剧院,当然都是由艳秋主动,文康在寄人离下情况之间,有唯命的份儿,幸而艳秋待他精诚恳切,并不把他当外人看待,而自己也在少年坎苛下意志消极之际,自然万事随和,暂时乐得安定下来。

  是一个暮春的傍晚,文康饭後在後院纳凉,忽然听到「哔啦!呼!」的一声重响,接着就是艳秋频频呼痛的哼声。

  基於互助的热诚,他放开脚步走进厨房,见艳秋身穿一件浴衣,躺在地上哀哀呼痛,身旁还摆着一个小桶,倒了满地的温水,看情形她定是为了端取洗澡水而滑倒。

  文康一步近前,匆促中弯腰把住玉臂,至为关心的问道:「大姐,奶怎麽啦?」「哎呀!没有什麽!就┅就是┅哎呀,腰间痛┅无力┅」话说到这,忽然顿住。

  文康蹲下身子,轻轻的把她扶了起来,还没待他扶牢,艳秋已一手环住了颈项,秀眉深锁的道:「痛!痛得很啦,康弟,扶我到房里去。」文康被她一语催促,也觉得坐在地上不像话,急伸手探向腰间,另一手扶住大腿间,猛一起身,把整个娇身,捧的抱将起来。

  文康原无异心,静静的看着艳秋的神色,但愿她不要跌得太重就好。所以连发自艳秋身上的阵阵高贵香水气息,也无心品味了。

  他移动脚步,慢慢的向房中走去。

  艳秋则含笑如怡,雪白的玉臂,像蛇一样的紧紧缠住文康的颈项,芳心里一阵舒适和喜悦的感觉,异於寻常。

  文康来到床前,徐徐把娇身放下,但因艳秋的手臂还紧紧缠在颈项上,也就顺着一屁股坐到床沿边上。

  艳秋暗叫一声:「傻小子。」眉头又是一皱,叫声:「哎呀!痛!」「大姐,什麽地方痛?」

  「就是在腰间,请你给我看看!」

  当文康拉开浴衣两襟,天真的探向腰间,这才看清艳秋早已全身裸露,玉体横陈了。

  徐娘那超饱和的身体,丰满挺突,处处都足引人入胜。

  文康年轻力壮,气血方刚,在此温香暖玉抚弄磨擦之际,那能有不动於衷的呢!

  他觉得有一团烫热的气流,自丹田直冲脑海,烧得全身酸麻,小二哥早已翘得笔直,抵在艳秋的粉腿上,双目赤红晶萦,几乎要冒出火来,艳秋乃风月场中的过来人,故知其意,却在有意无意之间转了一个身子,让大腿部份重重的擦着坚硬的鸡巴。

  小二哥一经磨擦,欲火更告升腾,文康不自禁地俯身一伏,紧紧的抱住了娇身,一阵狂吻。

  艳秋故意转动身体,向床中摆正,笑迷迷的朝着文康,暗中喜着说:「这才像话。」

  文康情怀勃发,势如奔马,在迷蒙中胡乱的拉掉身上的衣服,贴身一伏而上。

  还没待他镇定身体,艳秋暗中玉指一拉,坚如火烧的铁条,尤如一条进洞的蛇,轻易的钻进了洞里。

  小二哥进了洞府,如磁吸铁,双方都觉得轻松亲切,徐徐地吸了一口气,文康头一次与女人交合,心里充满着一团疑云,酸痒酥麻,丝毫没有预感。他忽高忽低的不规则抽插着。

  艳秋就不然了,她是经过风浪的过来人,久旱甘露,正如大热天喝下了冷水,凉到骨里去。

  她两腿高翘,双臂紧搂,同时摇摆着圆而肥厚的臀部,利用格外丰满的双峰,重重的磨擦着文康的胸部。

  她双眼微闭,笑口常开,桃花脸上,更染上一层艳丽的光辉,真是风骚不减,艳味无穷。

  可是她今天遇上了门外汉,丝毫不晓得品尝,是赤红着脸,张大了雪亮的眼睛,没头没脑的一阵乱插。碰上了这种货色,只好徒呼负负,但聊胜於无。

  文康抽得实在不习惯,一下子忽然停顿了下来,慢慢的说道:「大姐,我的膝盖有点痛!」

  「傻子!以後不要再叫我大姐了,叫我的名字就好了!」「那怎麽好意思呢?」

  她嘟着口说:「哼!你真是的,这有什麽不好呢!嘻嘻!快点,时候不早了!」她拍拍文康的屁股催促道。

  「我真不晓得┅会这麽累?」

  「那你还是头一次?」

  她有点怀疑,若大的人了,连这一点都没试过。

  「说实在的,自大陆逃来此间,这些年来,单是衣食,都够我伤脑筋了,还要计画着升学,那有心思想到这一门,今天晚上还是头一次呢!」他委婉的说。

  听说他还是童男,芳心里益增喜悦和怜惜,这和女人初夜开包一样,都有占有和牺牲的劲儿。

  「你真是一个难得的好男子,以後你还想升学吧!」她无限爱怜的轻抚着文康的脸。

  「自然要呀,可是那一笔学费真伤脑筋!」

  「弟弟!只要你有这个好志愿,肯上进,一切学费,就包在我的身上。」「姐姐,奶真是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应该怎麽来感谢奶呢!」「你又来了,什麽姐姐,姐姐的,以後我们是┅」说到这,故意顿住,媚眼漂向文康脸上,等待着接续下去。

  风骚娇媚,益增销魂,文康情不自禁的问道:「是什麽呢?」「是┅是夫妻呀!嘻嘻!」

  她自动的仰上了嘴唇吻贴上去。

  柔润的舌头,送入口中,文康这次可尝到了温柔中的甜蜜,突地用力一吻,两片舌头贴得紧紧的。涎津相吮,情意更高,艳秋频频的颤动着屁股,顶着小二哥在洞里渐渐有点闷不住了。

  文康一阵心热,特别小心的摆好姿势,把全身的重量,慢慢的压在艳秋的身上,以便减轻膝盖骨过重的负担。

  姿劫稍微一改,信心逐渐增高,小二哥又恢复抽动。

  二度进攻,技术总算熟练了许多,他也知道了抽得高才能够插得深,鸡巴抵到了根部,滋味也就加强。

  尝到了甜头,精神更加振奋,速度愈来愈紧。

  他意态幽然,手指紧紧捏住丰满的双乳,揉搓捏弄,不遗馀力,惟恐它突然会飞去似的。

  艳秋好久没有尝过这滋味了,平日间深为自己後半生的寂寞惆怅,想不到竟落到这年青人的身上,而且无意中被自己发现,弭补心灵上的缺失。

  她心特别的欢畅,脸上洋溢着无边的笑意,这时见纵深抽插,逐步加强,给她这块久旱的田地,用力的深耕,芳心里更起无穷的怜惜。

  她轻捏双肩,柔声的甜笑道:「弟弟!慢慢┅的用力点吧┅哎呀┅姐姐的穴里场┅真紧┅痒呀┅唔┅」

  文康正如神游太空,根本就听不懂哼的志旨,一味的闷声着干。

  像他这样头一次毫无经验的交合,再怎样也无法持久,事实上他也没想到持久。

  正当艳秋哼着歌,文康猛觉腰部一阵酸麻,顺输精管直冲马眼,一股热精,冲射而出。

  他急欲制止,但为时已晚,只叫得一声:「姐姐!我┅」热精射进花心,即热又烫,艳秋已理会得是怎麽一回事了,不待他说完,连忙以手抚额道:「弟弟!你累了,休息一会吧!」万种柔情,千般蜜意,尽在这轻抚中。

  文康一泄之後,正想翻下玉体休息一会,但被她这种无限的柔情所感动,兴奋不减当初,一时舍不得释手。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和赵姐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