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修仙之路

修仙之路

所谓魔斑,即是当两块不同世界重叠时,在界面之力互相推挤碰撞下,而出现的空间脆弱处,这代表着此处的界面之力碰撞最大,以世界的自然回复之力也无法即刻回复空间稳固。魔斑出现的地方也就预示着此处即是界面之力排斥最弱的地方,做为入侵异域时便是最好的起点。

  「魔斑现世……这即是代表着魔劫最多不出一年时光,就要爆发了。」文琴儿带着淡淡笑意,看着天妙城周边浮现出的大量魔斑。

  与文琴儿的淡然反应不同,几个从上任灵皇开始就从属于天妙城的高阶修士面容严肃。

  「既然魔斑现世,代表我们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按照先前所计划的那样执行吧。」文琴儿回头,对着面容铁青的修士们说着。

  「是!灵皇大人!」修士们答应着,纷纷化做遁光往天妙城各处遁去。

  「天妙城……不,整个人族、整个灵界可是爹爹的基业,可不能让贼人们闯了进来。你们说是不是?」文琴儿笑问着。

  「正如小姐所言。」突兀的,在无人之处几个曼妙身姿突兀的现出身形,几人中为首的木青恭敬的回应着文琴儿。

  「那么我们这边也加紧准备吧。」文琴儿转身拂袖,朝着天妙城深处走去,木青等几位美妇一言不发,尾随身后。

  *** *** ***

  「喔?魔斑现世了吗?」韩立平淡的语气在厅堂内响起,不惊不喜,彷佛早已预料到了一般。

  「是的,师父,现在人妖两族各处都已经确认到了魔斑。」海月天、器灵子与白果儿恭敬的单膝跪地,禀报着。

  「嗯,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韩立淡然的说着。

  「韩兄,离此地不远处也出现了魔斑踪迹,我们是否应该……?」冰凤面带忧色,询问着。

  「既然魔斑已经出现,此处自然不能久待了。你们家人都已经接来了吧?」韩立转头问着弟子三人。

  「是的,已经按照师父吩咐,将家人都接来了。」白果儿说着。

  「那好,你们几人先下去准备,此后随我一同前往天渊城。」「韩兄这是要加入天渊城吗?」冰凤意外问着。

  「嗯,我会先加入天渊城,作为记名长老协助天渊城一段时间,看情况也许要去支援一下天妙皇城。天渊城内本就是人妖两族对抗外族的前线,对此处魔劫准备充足,你们在那我也可以放心。」

  「再魔劫爆发之后,之后可能随时都会要道友你的真凤元阴一用,在此先通知道友一声。」

  「妾身知道的,只要韩兄吩咐,妾身随时都可以助韩兄一臂之力。」冰凤俏脸一红,回应着。

  「好,我还有些许要事,你们先下去准备吧。」「是!」「妾身知道了。」弟子和冰凤回礼后,纷纷走出大厅,前去准备着搬迁之事。

  再几人离去不久后,两名紫色道姑装扮的女子走进大厅内,大礼晋见着韩立。

  「嗯?这不是秦家姊妹吗?」韩立双眼闪过一丝蓝芒,不慌不忙着说着。

  随着两人身上飘出一娄紫烟,跪在厅堂地上的道姑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对娇艳又带着清纯气质的狐族姊妹,秦素儿与其妹秦媚儿两人。

  「晚辈秦素儿,秦媚儿见过韩前辈!」天狐族姐妹花异口同声的说着。

  「请起吧,你们二人能瞒过如此多耳目,来到我的洞府中,想必是功力又进展不少。不过虽然我人妖两族关系友好,只是正值魔劫关头,你二人来我的洞府又有何要事?」

  「启禀前辈,我姊妹二人斗胆来到此处,就是想询问前辈之前所在寻找的事物是否还有需要?」秦素儿恭敬的询问着,只是语气面不了还是带有些许颤音。

  「嗯?上次请道友帮忙寻找的东西应该是都以交易完毕了才是,你说的事物是指?」

  秦素儿缓缓吸了口气,与妹妹秦媚儿对望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紧张与害羞。

  「在这之前,晚辈姊妹有个不请之情。」

  「喔?秦道友请说。」

  「晚辈姊妹二人这次冒着风险前来此处,是希望前辈能在魔劫中庇护我秦氏一支上下共三十三人!」姊妹二人一起嗑首,大声请求着韩立。

  「……这倒是出乎我预料,记得你秦氏一脉与现任天狐王为远亲,为何不投靠天狐王,请天狐王庇护你们?」

  「……前辈有所不知,现任天狐王虽然护短,却因为早年争夺狐王之位时,与我秦氏先族长互为对手。先族长在争夺战中殒落,却也给了狐王重创,结下了仇恨。我秦氏一支为求自保,只好远离天狐领,辗转来到天渊城定身。」「素儿知道前辈能源源不绝的拿出如此多万年灵药,一定有着过人之处,为了避免我秦氏一支在魔劫中死绝,晚辈才会带着族人一同来此投靠前辈!」「我了解了,只是此次魔劫凶猛,就是我也没有信心能安然无恙。更何况,你我非亲非故,为何我应该庇护于甚至不是同族的你们呢?」「晚辈姊妹二人在天渊城经营已久,于妖族内有着一定的人脉管道,能够为前辈寻来前辈不方便寻找的事物。」

  「还……还有,晚辈知晓哪里可以寻获纯正的妖族处子真阴。」秦素儿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下羞涩,试图以冷漠的语气回应着。

  「喔?这有些意思,可以详细说明一下吗?」

  「自然。如前辈所知,我妖族内虽然分作七妖王各自统辖一领,不过还有许多妖族散修同道,因为些许原因,无法也没有加入妖族内的势力。这些同道也想找个可信任的势力,以求安然度过此魔劫。」

  「若是能得到一方势力庇护,她们愿意付出不斐的代价,就是献上处子之身也在所不惜。」

  「对于纯正的妖族女子元阴,我这里自然是多多益善。不知道秦道友处能提供多少?」

  「晚辈现在能提供的,只有我天狐分支秦氏之下,狐族处子共十三人。」秦素儿脸上带着红晕,冷淡的说着,一旁的秦媚儿却羞的忍不住低下头,不敢直视韩立。

  「这十三人都是秦道友的族人,道友愿意全部都拿来做交易?」「……是!」

  「道友这下可让我有些心动了。这样吧,我也不愿意趁人之危。做为庇护你秦氏一支的代价,这十三名狐族处子我就笑纳了。不过订金我要先收,道友没有意见吧?」

  「是,素儿没有意见。」「媚、媚儿也没有。」娇艳的狐族姐妹花自然听出了韩立的言下之意,娇嫩脸蛋上浮现出红晕。

  姊妹俩人一同缓缓解开衣裳,在韩立面前展示着自己那曼妙的身姿,微微摆动那蓬松柔软的狐尾。

  「奴婢秦素儿见过公子。」

  「奴婢秦媚儿见过公子。」

  「「请公子收下我秦氏一族的订金,我姊妹二人的处子真阴~!」随着一高一矮的狐族姊妹缓缓拨开那粉嫩的阴户,浓郁甜腻的狐媚肉香从狐族丽人身上飘散出来。

  却是狐族鼎鼎大名的处子玄香。

  不过稍微吸进那些许香气,韩立胯下的阳物却因此挺勃,强烈的欲望冲动涌上心头,让人本能地想沉浸在其中,任由本能驱使自己。

  狐族姊妹的秦素儿身材凹凸有致,有着修长身段,外貌上自然也是一等一的绝世佳人,虽换作素儿,全身却透漏着一股狐媚;姊妹中的秦媚儿,身材娇小如女童,身子也不如姊姊般那样的丰满,清纯外表与小大人般的语调,总能让旁人忽略了她那化神期大圆满的修为。

  狐媚诱人的素儿与清纯可爱的媚儿,两人在天渊城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姊妹。

  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想方设法百般追求,也得不到姊妹俩一丝青睐,而这对小有艳名的姊妹俩,如今则要在同一名男子的跨下一起破处开苞。

  「嗯哼……疼—姊姊……?」媚儿皱着细眉,吃痛的呻吟着。

  「公子的阳物相当粗大,媚儿忍着点……呜嗯、吸啾、滋溜~?」素儿安抚着妹妹,不忘伸出香舌,仔细舔弄润滑着韩立的阳物与妹妹的娇嫩阴户。

  在柔软洁净的床榻上,娇小的媚儿被韩力压在身下,跨下阳物一点一点的进入那紧凑的处子狐穴中。

  秦媚儿眼角带泪,不断娇喘,娇躯颤抖不已。秦素儿则是趴在后头,细心的用舌头舔舐着,缓解胞妹的破瓜之痛。

  点点红斑落在床上,如同一同红花盛开。

  随着粗大阳物一点一点的将媚儿媚肉推开,将火热的穴儿扎实的填满,媚儿不断喘息着,无法自制的娇喘出声。

  「嗯啊?媚儿的里头好胀……好硬好热的。把媚儿填满了。?」媚儿不断用那童稚的语调呻吟着。

  韩立往前在顶了顶,不过进去了一半,娇小妖狐的肉壶就已经给填满。

  「好胀~?好胀啊?」媚儿半闭着眼,呻吟不绝。

  见韩立停下了动作,秦素儿从后头抱住了韩立的身体,将自己那滑嫩如丝绸样的肌肤贴在韩立身上,饱满的胸部更是毫无隙缝的紧贴着。

  「公子不必怜惜我们姊妹~」秦素儿在韩立耳旁吹着气:「我们狐族阴户最是神奇,公子只管往里头进去试试便知道了~」秦素儿从后头推着,从而使硕大阳根更加的挤入妹妹媚儿的穴儿里头。

  「嗯啊?填满了?媚儿给填满了?」

  奇妙的是,原本应该再无地方容纳韩立肉棒的娇小阴户,随着韩立肉棒进入,奇妙的延展了开来,充满了弹性。

  「嗯哼?噫??穴穴?穴穴被撑开了??」媚儿忍不住大声浪叫。

  「我狐族女子不但元阴滋补,那阴户更是神奇,纵然你是巨人侏儒,仰或是马屌狼根,我们的穴儿都能变化着大小~?」

  韩立继续慢慢地往前顶着,直到整根末入,娇小的媚儿竟然以那小身子,完全吞下了韩立的粗大阳根!

  「噫~?媚儿~媚儿要坏了~?」秦媚儿无力的躺在床上,却只有那迷人蜜穴仅仅的包缠住韩立的肉棒。

  那充满弹性的蜜穴果然惊人,任由韩立的动作再粗暴,媚儿的蜜穴依然维持着紧致滑嫩。

  韩立将小狐女的双腿分开,压在床上,开始快速的抽动了起来。

  「喔?喔喔~喔哦!??」

  娇小的狐女给韩力压在身上,像是个肉娃娃般,不断承受着韩立的冲撞。

  「噫?姊姊?媚儿~媚儿好舒服??」小狐女呼唤着姐姐,再韩立越来越粗鲁的抽插下宣泄着激动的情绪。

  「公子的肉棒?要把媚儿干坏掉了??」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小狐女的媚穴中随着韩立抽动,大量的淫水喷了出来,巨大的阳物不断冲撞着媚儿的嫩穴。

  就是秦素儿在一旁都被眼前淫戏所震撼,除了喘息外说不出话来。

  巨大的阳物挤入媚儿小小的阴户,填满狐女紧致的淫肉,平常贴心可人从不示弱的妹妹竟然露出如此淫态,看的秦素儿的身子发热,压抑已久的天生淫性渐渐盖过了理性。

  「姊姊?姊姊?」看着媚儿一边被肉棒操弄,一边浪叫的模样,秦素儿这时总算才明了,自己真正会挑选韩立来庇护她们的原因了。

  「(如果说妖族屈服强者是天性,那么天性至淫的雌狐,屈服在更强大的雄性面前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想通的瞬间,淫水源源不绝的从秦素儿腿间涌出。

  「噫??奇怪的??甚么东西要尿了??媚儿体内甚么要忍不住尿出来了?

  ?」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媚儿的肉穴给韩立操的淫声大作,在韩立那粗长如前臂的巨根操弄下,秦媚儿在极限快感之中达到了高潮。

  「噫喔哦??去?去了~?????」媚儿快美的浪叫着。

  大量的纯正狐族元阴泄出,被韩立吸进了体内。

  韩立缓慢抽出依旧坚挺的阳根,看向了一旁的素儿。

  媚儿却是已经在高潮中快美的昏了过去。

  秦素儿本能的爬到了韩立身前,仔细地将沾染妹妹淫水的阳根舔舐干净。

  「订金还剩下一半,既然媚儿已经昏过去了,接下来自然换姊姊了吧?」韩立抚摸着素儿狐耳说道。

  「这~这是素儿的荣幸???」

  秦素儿爬到了妹妹身上,往后翘起圆臀,狐尾讨好的摆动着。

  「请尽情使用素儿的身子吧?主人?」

  ……

  「噫?噫啊?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秦素儿趴在床上,一脸痴态的不断浪叫着,不断努力的蹶起圆臀,迎合着韩立的抽动。

  原本洁净的床单上早已被姊妹二人的淫水打湿。

  「啾滋~吸啾~啾~啵?主人?吸啾~吸啾~啾滋~?」娇小的秦媚儿骑在姐姐的身上,热情的抱着韩立,献上最真诚淫乱的舌吻。

  只见姊姊秦素儿那白洁的狐尾,被韩立一把握在手中。

  随着韩立随手一拉,秦素儿瞬间颤抖不已,狐穴一瞬紧夹着肉棒!

  秦媚儿则贴心的趴了下来,舔舐着姊姊的狐尾根处,突然间张口以那贝齿用力咬下!

  「噫—!?噫嘿—?尾巴~??素儿的弱点被抓住了—??素儿—咿齁?穴—穴穴~?素儿不行了??泄~泄出来了……?????」在那瞬间,秦素儿失控的全身颤抖,无法控制的肉穴夹住肉棒一边抽蓄一边达到不知道今天第几次的高潮。

  秦素儿一边泄身一边失控的露出尿水,韩立一边抽出肉棒,一边抓住了秦媚儿的尾巴提起,在小狐女失控的浪叫中,将肉棒顶入秦媚儿的穴儿中。

  「咿嘻?主人—?请主人尽情使用媚儿的身子—??媚儿和姊姊会一起努力侍奉主人的??噫??被一边欺负尾巴一边干??没用的媚儿又要泄了~???

  ?」媚儿露出了和姊姊无二的下流淫颜,兴奋的夹紧着穴儿泄身。

  狐女姊妹的妖艳嫩穴里,给韩立灌进了浓稠的热精,烫的姊妹俩弓着背泄的一蹋糊涂。

  再淫戏结束,狐族姊妹离去时,不知道是巧或不巧,碰着了白果儿。

  秦素儿与秦媚儿俏脸瞬间红透,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去。

  只留下白果儿在后头,又羡又忌的看着两女的背影。

  *** *** ***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魔斑周遭的空间越来越稳定,原本对修仙者来说不过贬眼时光的半年在此刻也显得无比贵重。

  各方中小势力纷纷抛下基业,投奔更加强大的势力,只希望能安然度过魔劫。

  而天渊城如今也迎来了这么一股势力。

  天渊城长老之一,金越禅师在天渊城头,一脸喜悦的看着不远处。

  只见在远方山头处,成群的战舟结队,井然有序从远处驶来。

  正是韩立与其弟子徒孙们。

  韩立等人很快的被迎进了天渊城内,再弟子们安置落脚的同时,韩立随着金越禅师来到了长老们的议事厅内。

  十二名人妖两族的合体长老齐聚一堂,纷纷对韩立的到来表示欢迎。

  在圆桌一角,一名银发覆面的女子暗自打量着韩立。

  这名女子自然是与银月同属银月狼族,与银月关系要好的妖修银光仙子。

  众长老就着魔族入侵时的安排与布置仔细讨论了数天数夜,对着各种情况都研拟出一套对应之法,就怕遗漏了某一关键之处,使的己方沦入险境。

  议事结束后,韩立来到了银光仙子的洞府门前。

  「银光道友,在下韩立,可否请银光道友赏面与韩某一述?」韩立的声音不卑不亢的响起,过了约莫半分钟,银光仙子的洞府大门才缓缓打开。

  一名娇俏侍女从门内走出,恭敬的领着韩立步入洞府之中。

  洞府内大厅中,银光仙子依旧一身典雅裙装,银发覆面,坐在主位上望了过来。

  银光仙子那被面具遮掩住半脸的神秘面容上,随着韩立走入,浮起淡淡笑容。

  那古朴面具一看上去就能知道绝非一般之物,虽无法列入通天灵宝之列,想必也是某种拥有奇妙神通的灵宝。

  「银光道友,韩某不请自来,打扰道友清修,还请道友原谅韩某的唐突。」韩立抱了抱拳,不失礼仪的说着。

  「哪里,道友愿意拜访妾身的陋居,妾身欢迎都来不及,又如何会责怪道友呢?」银光仙子的粉唇吐出那悦耳声音,让听者宛如置身于春风一样,甚是舒心。

  「道友这次前来拜访,想必是为了玲珑妹妹的事情吧?」银光贬了贬美目,看着韩立。

  「正如仙子所言。仙子既然这么说,想必是从玲珑道友那里知晓了在下的事情了?」

  「韩道友所言不错,我与玲珑属于同族,自小相识,玲珑于我而言就像是妹妹一样。我与玲珑之间情同姊妹,确实在玲珑妹妹返回灵界后,从她哪里知道了一些玲珑在下界时的情况。」

  「嗯……不知道玲珑道友近况如何?」

  「玲珑妹妹资质天赋本就过人,虽然在下界因故耽搁了不少年月,只是最近在嗷啸前辈身旁专心修炼,想必再过不久就能步入你我之列。」「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放心了。不知道银光道友可否代韩某传信一二?」「……道友问这问题,是以什么身份问的呢?」「仙子的意思是?」

  「道友与玲珑既非血亲,更不是同族,也不是玲珑的夫婿。玲珑妹妹可是我妖族大乘嗷啸前辈的亲孙女,若无特别理由,请恕银光帮不了这个忙。」银光仙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审视,不客气的说着。

  「仙子所言有理,若韩某能证明在下与玲珑道友之间关系要好,可否请仙子帮这个忙呢?」

  「若道友能证明的话,自然愿意。」

  韩立笑了笑,轻拍了拍手镯,随着一道灵光,一个东西从手镯中飞了出来,落在了银光仙子面前。

  却是一只狼首玉如意。

  「这是?」银光仙子看了一眼面前的玉如意,却迟迟未伸手。

  「这是在下界时,我与玲珑仙子初相遇时所得到的法器。」韩立解释着。

  银光仙子看了看韩立一眼,这才伸出玉手握着那玉如意把玩着。

  「嗯……这玉如意品阶不高,用途却不小。对元婴以下的修士来说却也是难得的法器了。」

  「仙子所言不错,在那时,玲珑仙子的神魂被一分为二,其中一半便是寄宿在这玉如意中的。」

  「玲珑妹妹她……唉,真是苦了她了。」银光仙子眼中闪过一丝怜惜。

  「所以韩道友是想要妾身将这只玉如意转交给玲珑妹妹吗?」银光仙子看向韩莉问着。

  「我与玲珑在下界时相依为命,就是没有这信物,相信玲珑一听到有我的传言,也会认真看待的。所以这信物却是不需仙子转交了。」「韩道友倒是有自信。」银光仙子闻言不禁失笑。

  「若是没有自信,也不会寻来仙子这里了。」

  「不过就是韩道友拿出这只玉如意,也未必能证明些什么,若是没有些更加能取信妾身的证据……」

  「仙子且慢,这玉如意是玲珑寄宿许久的灵物,并一同陪伴韩某在下界多年直到玲珑回归灵界。里头还有着许多玲珑的过往思绪,仙子看了相信就不会怀疑在下了。」

  「若是保存妥善,过了如此多年的确是还有可能留下些痕迹。」银光仙子同意的点了点头。

  「可若是里头还是没有能让妾身信服的证据,妾身只好请道友打消这念头了。」「若是如此,韩某自然不会继续叨扰仙子。」韩立苦笑了笑。

  银光仙子看向那玉如意,神识探入其中!

  「这……!」银光仙子惊讶的睁大了双瞳!

  只见狼首玉如意放出玄妙黄光,隐约间彷佛能听见一声细微狼嚎,与女子俏皮的嘻笑声。

  那精细的狼首雕刻变化着形状,从原本幽幽狼首,化作了银月那甜美中带些狡黠的笑颜,最后又慢慢的变化着形状,化作了一名头戴着面具的女子,正是那银光仙子!

  只见银光仙子双眼无神,只剩那玉如意不断发出灵光,时强时弱。

  韩立勾了勾手,那玉如意转瞬回到了韩立手中。

  银光仙子一动也不动,彷佛韩立不存在一般。

  韩立手指一弹,银光仙子的眼中重新亮起,看着韩立惊讶中带着戒备的退了几步。

  「你做了什么!」

  「仙子别急,在下可什么都还没做。」

  「我从玲珑妹妹那听过你的事情,却没想到你是如此样人!」「仙子莫急,先回答我的问题吧。」韩立手指摸了摸玉如意,随着玉如意泛起淡淡灵光,银光咬了咬粉唇,却不再多语。

  「仙子可知道如今你是什么状况?」

  「虽然不知道你使了什么妖法,不过我的神魂一部分被你留在了那只玉如意中,一但有人透过那玉如意对妾身命令,妾身不但无法反抗,更无法发觉。」「嗯,当年的玲珑—银月也是如你这般的。不过那时我法力不高,却无法随意驱使。」

  「玲珑妹妹真是看走了眼,哼!」

  「呵呵,银光道友可曾见着银月留在其中的神魂印记,从中窥见了银月在下界的过往?」

  银光仙子闻言,从那脖颈处开始到脸蛋隐隐泛红。

  「看来是见着了。」韩立笑着说道。

  「下流!」银光转过头,又羞又怒的骂着。

  「仙子且放心,我可没有强迫仙子的打算。只是如此一来,仙子这下也相信了在下所言吧?」

  「所以呢?你想怎样?」银光仙子没好气的说着。

  「自然是如之前所言,请仙子代在下传讯给银月了。」韩立笑着说着。

  银光仙子见了,却感到一阵寒意,就像是自己全身赤裸站在这男人面前一样。

  *** *** ***

  在妖族大乘,傲啸老祖的洞府不远处,一个小洞府开辟在一旁灵脉之上。

  传闻中从下界返回的傲啸老祖亲孙女,同时也是天奎狼王的妖妃,玲珑正居住在其中。

  自从玲珑妖妃从下界返回后,没有回去天奎狼王身旁,而是跟在了傲啸老祖身边,虽然与此相关的流言蜚语不绝,可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没有人能从老祖或是玲珑妖妃口中听过任何与此相关的解释。

  玲珑洞府内,本体的玲珑正闭关其中,为了赶在魔劫决战前进阶而潜心修练着。这时代替着玲珑在外活动的,却是玲珑从下界返回后,修练出的妖狐化身银月。

  这时一道灵光从远处飞来,银月意外的扬了扬秀眉,将灵光招进洞府中。

  「咦?这是……银光姊姊的传讯?」银月意外地说着。

  灵光散开,其中却是放了一只玉简与一只小瓶。

  银月与玲珑本为一体,自然不会有你我之分,将法力输进玉简中后,看着银光仙子给自己传了什么讯息来。

  只见玉简中,一名男子坐在银光仙子的位子上,而传讯而来的当事人却趴在男子腿间,满脸羞红不已,张着嘴伸出粉舌,对着银月熟悉无比的阳物不断又吸又吐,舔弄不止。

  那自小与银月相伴的银光仙子全身上下不着一丝衣物,白皙的肌肤透着粉色。

  尽管脸上戴着面具,却也能感受到银光仙子又羞又怒的神情,可就是这样,银光仙子也没有停下小嘴。

  「吸啾~吸啾~啾滋~吸滋滋滋~啵!」

  银光仙子从原本的生涩,动作变得越来越熟练,像是海绵般快速学习并掌握着吞吐肉棒的知识。

  动作越来越熟练,可银光仙子脸上的羞怒却丝毫不减。韩立的肉棒上沾染着银光仙子的唾液,从沉重的丸囊到紫红色的大龟头,无处不被银光仙子仔细地用舌头刷过。

  银光仙子的脸蛋看上去如往常一样冷艳端庄,可不断吃着鸡巴而变的性感的粉唇与嘴角旁黏着的阴毛却让银光仙子看上去比那狐族艳女还要淫秽。

  「滋啵~滋啵~滋啵~滋啵~!」

  银光仙子突然动作一变,开始快速的深喉吞吐着肉棒起来,看银光仙子的脸上不时闪过的一丝恶心也能看出银光仙子的不适。

  银月入迷的看着,品尝过无数次韩立肉棒的她自然对韩立的肉棒熟悉无比。

  她的好色主人是要出精了呢。

  银月舔了舔嘴角,想着。

  果不其然,银光仙子突然一阵哀鸣,那白嫩的脸蛋在惊讶与不敢置信中慢慢的鼓起,甚至量多到有些许白浊液体从鼻腔喷出。

  银光仙子忍着恶心与不适,取来一只小瓶,将口中满满浓稠如块的精液吐入其中。

  「咳!咳咳!呕~!」银光仙子伸手擦拭着嘴角,干呕不绝。

  「又臭又浓,恶心死了—!」银光仙子羞怒的抱怨着。

  「呵呵,仙子可还不能休息,说好的礼物是一瓶呢。」韩立的声音响起,与往常一样,平平淡淡,却藏不住里头的淫邪。

  「呸!」银光仙子羞怒不已,却又乖乖的趴在了韩立腿间,再一次吃起了韩立的肉棒。

  「银月,我还有些许要事,无法立刻动身寻你。先托你的至交姊妹银光代交为兄的心意,之后为兄再来与你相聚。」

  「咕啾~咕啾~咕啾~啾滋~吸啾~」

  银月就这样看着银光仙子,不断吃着肉棒,一次又一次的从那怀念的肉棒中榨取阳精,吐进那小瓶内。

  银光仙子的粉唇都因为不断吃着肉棒而变的性感而丰满,技巧更是越来越纯熟。

  银光仙子含着浓臭精液,混着唾液将白浆吐进瓶内。

  不知道银光仙子努力的吃了多久,随着小瓶盛满,玉简的留讯才终于告一段落。

  银月将玉简摆在一旁,拿起了那只小瓶,拔开瓶塞嗅了一嗅。

  宛如刚出精一般,熟悉的浓烈腥臭气味扑鼻而来。

  「这小小一瓶,却是银光姊姊与主人的心意呢~」银月伸手将瓶沿上一根弯曲的毛发拿了起来,放进嘴中细细品味着。

  银月嘴角弯起,露出笑颜,却如同仙女下凡一般端庄圣洁。

  *** *** ***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魔兽小H故事 下一篇:紫门杀手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